搜索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方动态

思南县探索耕作层剥离再利用——肥土不外流 石山变金山

初冬时节,站在思南县邵家桥镇龙岗顶的山脊上,放眼苍茫山川,但见层层梯土整整齐齐,覆盖以苍苍翠绿。

这里是该镇鱼溪沟、沙沟、沙槽等村的交界地,去年还是一片乱石荒山,今年已是广阔的良田沃土。

荒山变为沃土,是思南县国土局严格落实耕地保护制度,推行非农建设占用耕地耕作层剥离再利用,在乌江边上演绎的一段绿色发展传奇。

耕作层剥离再利用,思南的做法是给耕作层搬个新家,即把非农建设所占地的耕作层泥土,集中搬到石漠化严重的地方,在石旮旯里再造新田地。

16_16_1255.jpg

思南县邵家桥镇龙顶岗,乱石荒山变成了良田沃土。

肥土“搬家” 守耕地红线

虽然拿到了征地补偿款,但邵家桥镇堆上村的田老汉,心里依旧舍不得自家的那块地。

种了一辈子的耕地,养活了祖祖辈辈。与土地有着深厚的情谊的他,不禁有些惆怅:“这些都是好田好土,听说要用来建新城,太可惜了。”

几年前,思南县因经济发展需要,决定在邵家桥镇建设新城区、工业园区、教育园区等,该镇地处乌江边的大量耕地被征收占用。

看着自家地里的大量泥土被挖掘机翻起来,一车一车的往外运,田老汉有些难受。但没过多久,他就打消了顾虑:原来那些被运走的泥土,已经在他乡落地生根,变成了新的田地,种上了新的庄稼。

“地无三分平,人无三分地。”这也是思南真实的写照。思南是典型的喀斯特山区农业县,耕地资源十分有限,且有限的耕地也都分散于山山岭岭上,十分贫瘠。

就思南而言,优质的耕地大多分布在城镇周边、乌江两岸。而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加速,就意味着非农建设占用优质耕地不可避免。

过去,非农建设所占优质耕地,未进行耕作层剥离利用,当作废土倾倒、填埋。“别小瞧这50多厘米的耕作层,形成一厘米却要200年的时间,浪费实在太可惜。”思南县国土局副局长黎芝涛说。

发展的速度不能慢,而耕地数量的红线也不能越。黎芝涛说,对发展中不得不占用的优质耕地,他们采用耕作层剥离再利用的办法,让“肥土不废”。

思南国土局认真落实耕地保护政策,按照“占补平衡”的原则,决定把非农建设所占的优质耕地耕作层搬个新家,再造良田沃土。

2015年,思南县编制完成了《思南县耕作层剥离再利用专项规划(2014—2020年)》,经过精心挑选,在邵家桥镇的龙岗顶启动了试点项目工作。

16_16_1257.jpg

思南县国土资源局负责人在邵家桥镇珠池坝村查看耕作层剥离再利用项目建设情况。

16_16_1253.jpg

昔日的荒山,如今种满蔬菜,为当地群众增收带来了新希望。图为邵家桥镇沙沟村群众采摘西红柿。

向山造地 沃土重生

“过去这里满山是石头,基本没人耕作。”近日,在邵家桥镇龙岗顶,正在蔬菜基地里忙着的村民卢朝国说。

卢朝国种菜的地,平平整整,长满了嫩绿的油麦菜。今年,龙岗顶耕作层剥离再利用项目建设完工,卢朝国和同村人在这里流转30多亩地,发展起了蔬菜产业。

过去,由于耕地资源有限,农作物产量低,当地村民不断向山要地,开辟新耕地,却也因此破坏了脆弱的生态,龙岗顶区域成了水土流失重灾区。

地里不长庄稼,却长满了石头,石头缝里长满荒草杂木。虽然就在村子门口,村民却没办法耕作,只能望山兴叹。

转机出现在2015年,当年思南国土局在全县范围内挑选耕作层剥离再利用项目的试点,选中了石漠化严重的龙岗顶地区。

该项目从10多公里之外的思南新区搬运耕作层泥土到龙岗顶,向山造地,再造沃土。

说起来容易,但实施起来却着实不易。数十万方泥土从10多公里外运来,运输成本就已十分巨大。黎芝涛告诉笔者,新造一亩旱地成本较高,而一亩田则更高。

据了解,龙岗顶项目的建设规模为346.51亩,总投资664万元。高成本带来的资金压力,是项目实施中的最大难题。

“根据相关规定,城镇项目建设用地由政府财政出资,将耕作层剥离的成本计入建设用地的成本中,从而解决了这一难题。”黎芝涛说。

该项目目前已全面建成,新增耕地为304.28亩,包括水田112.49亩,旱地191.79亩。

黎芝涛介绍,新增耕地指标自用可解决本县重点建设项目占用耕地的“占补平衡”,保障项目的顺利实施,同时耕地指标流转,则可为县财政创收1000万元以上。

石山变绿 生金富民

走进龙岗顶沙沟村成丰种养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西红柿基地,村民将采摘好的西红柿,一筐一筐地装上车,分别送到思南各地的中小学。

“我们取得了无公害产品证书,产品能配送到全县28个乡镇的150多所学校。”合作社负责人秦礼强得意洋洋的说。

今年初,龙岗顶耕作层剥离再利用项目完工,该合作社一口气流转了100亩新地种植西红柿,为30多名村民提供了长期就业增收的机会。

“没想到在家门口也能拿到3000多元的工资,过去的这片荒山如今变成了脱贫致富的希望。”沙沟村的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汤荣坤说。

据了解,耕作层剥离项目新增的耕地,产权依旧属于村民所有。村民将耕地流转给村集体经济或合作社,可以获得租金,而在产业基底上务工有工资,同时参与合作社发展还能分到红利。

“耕作层剥离再利用,关键在‘用’字,不仅要把万年形成的肥土用好,也要把再造的沃土用活,为村民脱贫致富创造良好的条件。”黎芝涛说。

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思南国土局对项目区进行综合整治,不仅仅是造土,还修建了产业路、小水窖等配套设施,为产业发展打下基础。

同时,结合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等政策,引导当地村支两委集中流转土地,并组建合作社,发展蔬菜、经果林等绿色产业,既保护生态环境,也让新增耕地得到有效利用。

龙岗顶只是一个试点,目前此项工作已在全县铺开。记者在邵家桥镇珠池坝村看见,挖掘机、工程车来来往往,正在石山中开辟新的良田沃土。该项目今年9月开工,预计明年初可建成,将新增耕地360多亩。

分享:
关键字:我要纠错 定制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