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方动态

麻山:昔日“有女不嫁山里头”今日幸福跑进心里头

06_06_1152.jpg

曾经的敦操乡。

06_06_1151.jpg

敦操乡易地扶贫搬迁移民安置点。

06_06_1149.jpg

今天的敦操乡。

教育之变:从漏风的教室到漂亮的学校

曾经 学校破烂  师资不足

1月10日,蓝天白云,阳光温暖。73岁的梁海走过敦操乡民族学校,望着小学里迎风飘扬的红旗,脸上露出了笑容。

梁海是长顺县敦操乡敦操村人,他对这个学校,有着很深的感情。1953年,他成为学校的第一批学生;1967年,他从师范毕业回到这里成了一名教师;2002年,他从这里光荣退休。“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娃娃太幸福,他们读书的条件比以前好了不止100倍!”抚今追昔,梁海颇为感慨。

梁海还记得,1978年自己在敦操乡民族学校当老师时的艰苦岁月。“那个时候,学校太穷了。”学生们上课用自己从家里带来的木板当课桌、搬几块石头当凳子。老师上课用的黑板是用墨汁染的木板,“这种黑板上的粉笔灰擦不干净,我们要用水洗掉粉笔灰,晾一下才能继续用。”梁海回忆说。

不仅如此,全校只有几间破烂的土坯瓦房子,一到冬天风就往教室里面灌,一节课下来,学生老师的手脚都冻僵了。但就是这样“漏风”的教室学校也没有多的,老师们没有地方煮饭,自己动手搭了一间茅草房就算是食堂。学生们则是从家里带些红薯、土豆、包谷饭,中午生火热一热,就是午饭。有的学生,家里条件差,甚至都吃不上午饭,饿着肚子上课。

“那时候,学校没有什么体育设施,一块泥巴坝子就是操场,一根木桩绑上一个铁丝圈,就是打篮球的篮筐。”敦操乡民族学校老师罗剑回忆说。

除了硬件设施不够,学校的软件设施,尤其是师资力量也是捉襟见肘。“那时候老师不够,学校没有音乐、体育、美术老师,4个老师一人带一个班,体育、音乐、数学、语文什么都要教。”梁海说。

“现在,我的儿子、孙子都是在这里上学。2017年,麻山光是二本以上的学生,就考起了30个呢!希望我的小孙孙以后也能考上大学,有出息!”看着漂亮、设施齐备的敦操乡民族学校,梁海笑眯了眼。

如今 学校漂亮 麻山飞出“金凤凰”

最近,长顺县敦操乡敦操村鸡窝组的苗族大姐梁王妹的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因为她读大学的女儿和读中职的儿子都放假回家了,家里面特别热闹。

“去年7月,我的女儿金正艳考上了贵州财经大学,470分,是我们乡里的女状元,大家都说我家飞出了金凤凰呢。”说起女儿,梁王妹的眼里闪着光。

“最近这几年,国家政策好,虽然我们家里困难,但两个娃娃都能上学、有书读,我心里特别高兴。”梁王妹的丈夫金小罗说。

金小罗的话不假。金正艳告诉记者,她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敦操乡上的。“我读书的时候,瑶山乡民族学校设施已经很好了,有好几栋教学楼、有图书室、有篮球场、有乒乓球台、有乡村少年宫,还有专门的音乐、体育、美术老师,在学校过得很快乐。”

“后来,我女儿上初中的时候,学校有了营养餐,有肉、有牛奶、有鸡蛋,还有水果,她在学校比在家吃得好。”梁王妹说。

同时,国家实施的九年义务教育政策,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减轻了很大的负担。“我家是贫困户,辛辛苦苦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幸好娃娃上学不要学费钱,我们放放心心把娃娃送去学校读书。”

去年夏天,当金小罗拿到女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兴奋之外又有几分惆怅:“家里没钱,娃娃咋个去上学呢?”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女儿开学之前,敦操乡给他家送来了5000元的助学款,解了一家人的燃眉之急。“交了4000元的学费,我还能剩下1000元当生活费。”金正艳说。

梁王妹希望自己的一双儿女毕业后都找到一份好工作,有个好前程。

“你不用担心,现在国家很重视教育,孩子们的将来肯定比我们好。”金小罗笑着说。

离金小罗家不远的乡政府所在地,温暖的阳光下,敦操乡第二幼儿园正在修建,机器施工的“嗡嗡嗡”声,传得很远。

道路之变:从羊肠小道到大路通天

曾经  翻山越岭行路难

1月11日,长顺县敦操乡斗麻村大地组,76岁的老支书周大相挑着一担柴火,手脚轻快地走在平整的水泥地上。

“现在寨子里的路平平顺顺的,好走路。以前我们可是吃够了没有路的苦。”看着水泥路旁边羊肠小道,周大相回忆往昔。

1978年之前,斗麻村没有一寸硬化路。“你看,进出村的路都长在山上,坑坑洼洼、又陡又窄,遇上下雨天,山路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摔跤。”周大相说。因为这里山高路陡,又在麻山深处,所以村子取名“斗麻”。

斗麻村所在的麻山地区,不仅山多地少,还十分缺水。村里不少人都有在山路上挑水的记忆。周大相75岁的妹妹周大珍记得,自己曾经翻几座山、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去紫云挑水喝的事情。

一次,老人早早出门挑水,却忘了拿水瓢。害怕一会儿有人把水“抢”走了,又不想白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她就跪在水边用手慢慢舀了一挑水。“下坡的时候,我在水桶上盖上了芭蕉叶,一步一步,慢慢挪,到家的时候水一点都没洒。”老人苦笑着说。

除了挑水困难,行路难还让这里的生活苦不堪言。

“有女不嫁山里头,包谷落地守老猴,嘴巴含起包谷饭,头上顶起火麻油。”这是当时麻山生活的真实写照。

因为路不通,村里的大肥猪要宰杀好了背出山去卖,大件物资运不进来,村民出一趟山难上加难。周大相记得,九十年代自己去州府开会的时候,从村里到长顺县城就需要一天。“路太难走了!”

1994年,斗麻村出山的路修通了。如今,平整的水泥路修到了周大相的家门口。

前不久,周大珍的孙子想带她去贵阳住上一段时间,老人拒绝了,“现在斗麻村路修好了,出去进来都方便,我在家里住一样舒服。”

如今 道路平顺通四方

1月10日,是长顺县敦操乡赶集的日子。路边的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加上不时驶过的汽车的“嘀嘀嘀”声,汇成了一曲欢乐的乐章。

“现在敦操乡的路好了,大家出门方便了,乡里天天都像赶场一样热闹。”45岁的敦操村村民梁仕学,一边逛着乡场,一边笑着告诉记者。

如今,敦操乡平整的道路四通八达。数据显示,目前敦操乡有6条硬化公路,共98公里。敦操乡党委书记田刚宁介绍,敦操乡全面启动全乡15条总长为18.7公里农村通组公路的建设工作。截至2017年底,已完成17.2公里,完成总工程量的92%,2018年春节前全部竣工并投入使用。同时,全面启动“四横四纵”城镇路网建设,完成总工程量60%,除整寨整组搬迁的村民组之外,全乡62个村民组全部实现通组硬化路。

看中乡里交通条件的改善,2016年,梁仕学在家养起了黑毛猪,“客人自己开车来家拉,我只管养好猪,根本不愁卖。”同时,脑子活泛的他还在敦操乡民族文化广场旁边修了一栋房子,以每年2.8万元的租金租给了一家外地来的农业发展公司。“这在以前路不好的时候,乡里根本都看不到什么外地人,更不要说有外地人来做生意了。”梁仕学说。

除了梁仕学,敦操村的其他村民的生活也和脚下日益通畅的路一样,日渐红火:梁林辉从打工的广东回到了敦操,跑起了运输;梁小三在乡里开了一家门市,加工彩钢,生意兴隆;梁玉英在外地老板的公司找到了工作,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

“要致富,先修路。你看,路好了,这几年敦操房子多了、人多了、热闹了,变化太大了。”梁仕学说,去年,一个20多年没来敦操的罗甸老人来乡走里亲戚,下了车简直不敢认。“她说,你们是不是哄我,这里是长顺县城,哪里是敦操,敦操哪有这么好。”梁仕学哈哈大笑。

四通八达的路,带着曾经贫困的敦操乡,奔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医疗之变:从一个药箱到设备齐全的卫生院

曾经  一个药箱就是全部家当

在敦操乡卫生院老院长柏华忠,有个旧旧的红色牛皮药箱。这个药箱,跟着他行走麻山治病救人30年。

1988年8月,柏华忠从卫校毕业,成了长顺县代化区敦操公社卫生所的一名医生。当时落后的医疗条件让柏华忠记忆犹新:“那个时候卫生所只有4间碎石墙的烂瓦房。”

“当时,每个医生都有一个药箱,药箱里只有手电筒、退烧药、止泻药、消炎药、感冒药、体温计和听诊器,这些就是医生出诊的全部家当。”柏华忠说,“那时候,一台血压计就是全卫生所最大的医疗设备了。”

麻山地区,山高路远,路难行。很多群众生了病,没有办法送到卫生所,背着药箱出诊就成了柏华忠的常事。因为经常走山路,柏华忠的解放鞋坏得很快,“一双鞋子两个月就报废了。”

柏华忠说,走山路,自己不怕,但看到很多病人因为落后的医疗条件耽误治疗甚至去世的时候,“心头一点儿都不好受”。

1991年,打召村一个群众咳血不止,生命危在旦夕。柏华忠晚上走了三个小时山路后给病人进行了紧急处理。“当时条件有限,不能及时治疗,病人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说起这件事,柏华忠叹了口气。

“现在不用担心了,卫生院里医疗设施齐备,小病在这里就能治,群众不用去跑去县城看病了。”柏华忠笑着说。

如今 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

1月11日,敦操乡敦操村贫困户梁小罗骑着摩托车到长顺县敦操乡卫生院给小孙孙买感冒药。

医生陈国学细细询问之后,给他开了一盒“咳立停”。梁小罗拿出合作医疗本,没有花一分钱,就拿到了药。“现在国家政策好,有合作医疗,大病小病都不用怕。”

“现在卫生院的条件好了,生病在乡里就能治。”在取药室旁边陪着岳父看病的敦操村村民花小四接过话茬。早上,他把自己73岁的岳父陈小友从惠水县王佑镇建华村接到敦操乡卫生院来看病。“现在全州范围内都可以报销,老人家来这里看病也很方便的。”看着躺在病床山输液的岳父,花小四笑着说。

正如花小四所言。敦操乡卫生院的医疗条件大为改善。“2017年6月底,卫生院新的业务楼投入使用,有了很多先进的医疗设备。”院长何可金兴冲冲地带着记者参观起了卫生院。

输液室里,开着空调,几名病人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输液;旁边的注射室里,身穿白衣的护士正在给病人打针;病房里,医生正在查看住院病人的情况。

“我们这里现在有血液分析仪器、四维彩超等医疗设备,还有远程医疗会诊室,遇上一些大病,医生可以直接和县医院的专家进行远程网络会诊。”医生花邦应介绍。

除此之外,国家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策,也给这里的贫困群众减轻了负担。敦操乡武装部副部长郭付能介绍,2017年,敦操乡贫困人口就诊人次8276人次,补偿费用148784.77元,报销率100%,贫困人口就诊率5.32%。“有了新农合,就能改善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缓解了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郭付能说。

06_06_1150.jpg

敦操乡卫生院医生花帮应在给村民看病。

分享:
关键字:我要纠错 定制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
关闭